Top

對話《小康歡歌》主唱左輝奇: 三秦文化哺育的本土歌手閃耀全運

來源:華商網 時間:2021-09-24 09:05:00 編輯:趙嘉琨 作者:趙嘉琨 田雨鑫 版權聲明

← 點擊大圖左右可翻頁 →

華商網訊 (記者 趙嘉琨 田雨鑫)9月15日晚8點,第十四屆全運會開幕式在西安隆重舉行。在開幕式現場,分別來自陝南、陝北、關中的三位歌手共同演唱了《小康歡歌》,歌聲燃爆三秦大地,唱響了“小康春風拂三秦”的動人旋律。

  來自關中的歌手左輝奇擁有許多個身份,玄鳥樂隊主唱、原創音樂人、音樂老師等等。對他的採訪,約在了一棟居民樓裏。這裏是他剛剛裝修好的工作室,説是工作室,室內裝潢卻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。進門後打眼一看,只覺得温馨明亮。其中的一個房間被改造成了隔音房,電腦、音箱、鍵盤、話筒……各種設備一應俱全,再關上門隔絕一切噪音,這裏便成為了左輝奇的“音樂盒”。

  左輝奇的“新身份”

  見到他的那天距離全運會開幕式結束還不到一週,話題當然離不開他的新身份——全運會開幕式歌曲《小康歡歌》的主唱之一。

  “首先,能走到這個節目上,我已經給自己打一百分了。”這位經歷過大大小小舞台的知名歌手,在談到自己有幸參與全運會開幕式表演時,依然忍不住開懷大笑道,“很榮耀,這不光是我一個人的榮耀,也是我們家、我周圍的朋友的榮耀。”

  從這個層面出發,左輝奇給自己打了滿分。而單論表演,他認為還可以再好一些。

  一開始,左輝奇並不知道自己有機會參與開幕式表演,只是一直在忙全運會相關音樂作品的製作。直到8月25日,他突然接到了需要上台表演的通知。當時他在製作音樂的同時,還在裝修房子,除此之外,還面臨着孩子馬上要開學的壓力。

  左輝奇坦言,接到通知的時候心情有點矛盾,開心激動之餘,也會擔心自己能不能把所有的事情安排好。最終,是左輝奇的愛人給了他一顆定心丸,讓他安心地準備節目,“和我愛人交談之後,她非常支持我,説沒關係,這些事情她來操辦。”

  從“求同”到“存異”

  之後,左輝奇便一門心思地投入到《小康歡歌》的排練之中。《小康歡歌》有三位主唱,分別來自陝南、陝北和關中,不同歌手的歌唱風格存在很大差異,如何把不同風格融合在一起?是他一直在思考的問題。

  由於作曲老師不在西安,他們在歌曲的安排和演唱上都得先自己琢磨,再通過網絡和老師溝通。“從25號開始一直連續在錄音,調整我的狀態,反覆琢磨這個東西怎麼唱更好聽。”左輝奇説。

  左輝奇認真研究了歌詞和歌曲的結構,他認為,陝北歌手高亢嘹亮,陝南是一種悠揚的感覺,而關中應該有一種粗獷豪邁的情結在裏面,“第一版錄的時候,我一直想着怎麼和另外兩位歌手契合在一塊,所以唱歌時稍微收了一些。後來陝西省音樂家協會主席尚飛林建議我放開一點,果然放開之後感覺就對了。”

  “別人的想法有他的可取之處,當別人的想法和自己不太一樣的時候,要多去理解別人。”左輝奇告訴記者,他對節目最後呈現出來的效果很滿意,“理解作曲家和作詞家對這個歌曲賦予的感覺和希望,並把它呈現出來,這是作為歌手最需要達到的一件事。”

  拒絕定義 拒絕自我設限

  2014年,左輝奇和朋友組建了玄鳥樂隊。此前,這個關中小夥一直是單槍匹馬孤軍奮戰。他曾一個人跑到山西參加電視節目《歌從黃河來》,演唱了自己的第一首原創歌曲《月亮爺》。左輝奇透露,正是那次經歷給了他很大的鼓勵和信心。從山西回來之後,他就聯繫了周圍的朋友,“我給他們説:‘我們來做一個樂隊,去玩這樣的事情’,周圍的朋友也都很樂意,然後我們就把這個樂隊弄起來了。”

  只有一首歌曲是遠遠不夠的,這支剛剛成形的樂隊面臨着作品產出的壓力。那個時期,左輝奇創作了很多歌曲,都是先憑藉一時的感觸寫出來,後續製作過程中再進行理性的調整,“樂隊一開始就像小孩一樣,要不斷用作品去填充它,讓它越長越大。”

  玄鳥樂隊從“出生”起,就有着“搖滾”“古典”等標籤,左輝奇對這種説法並不十分認同。在他看來,音樂是用來表達人的想法的,不應該拘泥於形式,通過什麼形式唱着好聽,他就會那樣去做,“説實話,沒有把我們的樂隊定義為搖滾樂隊,因為我們還是傳統文化的東西比較多,只是借用了搖滾的殼。”

  正如左輝奇所言,玄鳥樂隊和別的搖滾樂隊不太一樣,他們的大部分作品都是圍繞着陝西的傳統文化。“我作品的靈感大多來源於生活,而我經歷的、看到的、感受到的所有,都離不開陝西這片土壤。”左輝奇接着説,“其實陝西的歌不一定要用陝西話唱出來,陝西話只是一種表達方式,在歌曲中間要容納陝西真正骨子裏的東西。”

  説到他熱愛的音樂,左輝奇顯得很興奮,“這也是我一直以來所堅持的方向,我會繼續挖掘陝西優秀文化來進行創作,把陝西發光的東西歌唱出來,讓所有人更瞭解我們陝西。”


來源:華商網

相關熱詞搜索: 全運會 小康歡歌 左輝奇

Top